全人教育理念下“阅读+”课程体系模块化建构的校本化研究

课题负责人:金坛城西小学-张立俊 立项课题 --江苏省级 --省规划办立项课题
立项批号:B-b/2016/02/30   立项时间:2017-02-08 拟结题时间:2018年8月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课题材料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
 

打造“阅读+”课程大蛋糕

  发表日期:2016年10月31日      作者:金坛河头小学     【编辑录入:张立俊】    阅读: 369

打造我们的“阅读+”课程“大蛋糕”

──全人教育理念下“阅读+”学校课程体系的模块化建构之思考

背景与现状

为丰富学校课程形态,推进学校课程多元化、校本化建设,在我校确立的“共享幸福完整的童年”办学理念框架下,依托学校原有资源与文化背景,我校自2010年起,正式启动了“儿童阅读”、“以儿童生活为核心的跨学科主题单元教学”及“小篮球课程实施特质化研究”三大课改项目实行项目招标,以课题研究的形式,实施项目化运作,开始了我们在课程方面的探索与实践。

“儿童阅读”课改项目(国家级课题“亲近母语”的子课题)的目标愿景,是尝试以“儿童文学阅读”为核心,建构一套以儿童为本位、便于操作的校本化阅读课程体系,确保六年时间,学生在老师指导下的阅读量达700万字以上。全面提高儿童母语素养与人文素养,培养爱阅读、会阅读的未来公民。通过阅读的课程化实施,一方面提高语文教学的效益,实现语文教学的困境突围,同时让孩子受益阅读的美好,让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孩子,也能够拥有健康高雅的精神世界,拥有丰富而高贵的灵魂。

“以儿童生活为核心的跨学科主题单元教学”(省十二五规划办课题),则以“全人教育”为基本理念 ,旨在打通各学科之间的壁垒,实现课程的有机整合,弥补分科教学的不足,实现学科整体联动,使得学习成为儿童全身心参与的、完整的生命记忆。

“篮球文化”课改项目(省十二五规划办课题),其最重要的目的不是教会学生篮球技能,而是要让孩子们的身心在健康积极的篮球文化中得到浸润,促进儿童生命质量的提高。篮球文化的核心在于篮球运动精神的滋养。

期间,我们又相继设计和开发了一系列辅助课程,如社团选修课程:每学期,依托学校现有资源,从学生需求出发,我校设立数十个学生社团或选修班,学生在老师指导下自由选班,实现走班学习,最大限度地满足了学生成长的个性化需求;素质活动课程:我们秉持“活动课程化”的理念,把学校的传统活动流程化、规范化、精品化,直至形成学校独有的“品牌”。从活动的设计、实施、评价到总结交流,学生都有机会主动参与,在更为自主、深切的体验中,儿童生命得以绽放与成长;以及每周一次的“河小影院”、“小海豚广播”等隐性课程的实施,让全程育人、全员育人的课程理念渗透到校园生活的每一处时空。

通过几年的扎实探索与不懈努力,我们发现,通过以儿童阅读为代表的课程建设不断推进和深入,学校各科教学质量持续稳定攀升(语文学科尤为明显),学生阅读水平、口语表达能力、写作水平及人文素养明显提高。每年有数十篇儿童创作的诗歌、文学作品等在省市级报刊杂志发表;多名学生在国家、省、市级童谣童诗等创作比赛中获奖;在市级以上学生作文现场赛中屡获佳绩;学生以班级为代表数次面向全区教师举行儿童阅读沙龙观摩活动,展示了学生深厚的读书积累、较强的思辨能力与出色的表达水平。在各级各类的体育、艺术、科学、信息技术、英语等各学科竞赛中,我校学生数年来一直保持着全区领先的水平,并在省市多次崭露头角,这些点点滴滴的成绩的取得,对于我们这样一个普通乡镇小学而言并不容易,也成为我校整体课程建设与实施水平不断提高的有效例证。

同时,我们也发现,通过几年持续深入的实践,我们在课程开发与建设方面也取得了明显进展,如:

一、儿童阅读的课程化实施实现了有效突破并全面推进

我们首先通过调研切实了解学生的阅读能力和现状,收集整理了第一手的学生阅读数据,客观分析了本校学生阅读素养的基础;其次,组编了儿童阅读校本教材。在儿童阅读基础素养调研与分析的基础上,我们组织骨干教师编排了《〈日有所诵〉识字手册》,完成了1-6年级整本书阅读书目的定稿,并逐步开始实施;其三,我们引入了多种儿童阅读课型。在语文课堂的基础上,我们创设多种儿童阅读课程,如“诵读课”、“主题阅读课”、“整本书导入及交流课”、“绘本教学课”等,极大丰富了语文课程形态;其四,我们改革了阅读评价方式。围绕儿童阅读的多重评价要素,制定了具有校本特色的“阅读考级卡”和“课外阅读考级方案”,使学生主动体验到阅读的乐趣,积淀儿童的阅读素养,保证课堂教学质量;其五、我们丰富了儿童阅读活动平台。组织了丰富多样的儿童阅读活动并使其常态化,使得阅读成为融入校园生活全程的关键元素,成为儿童生命成长的重要陪伴。我们更带动全校老师及家长,全员参与到阅读中来,形成推动阅读的合力。

二、在课程校本化开发与建设的有效运作方面积累了较为丰富的经验

2012年,学校两大课改项目《以儿童生活为核心的跨学科主题单元教学研究》和《以小篮球校本课程建设为平台,努力构建特色校园文化的研究》被省“十二五”规划办同时立项。在课题研究中,我们积极关注不同学科的课程结构特色和课程文化创生,尝试以“全学科”的课程结构给予儿童更为丰富真切的课程体验,取得了较为明显的成果,目前这两项课题均已顺利通过课题结题鉴定。这两大项目的课题化研究,不仅极大唤醒了老师们的课程开发意识与课程整合意识,增强了教师课程建设的能力,同时,“课题式管理、项目化运作”的管理运作模式也已相当成熟和完备,为后续学校整体课程开发与建构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三、在学校课程结构性变革方面形成了自己的思考和有效探索

在儿童阅读方面的探索,在课题研究方面的成长,使得我们对学校课程结构有了更为清晰的认识和勇于变革的勇气。在学校课程建设中,我们以“儿童阅读”为引领,在能力与资源许可的范围内积极开展学科课程的创新与变革。如:我们尝试将阅读不仅仅与语文课程相结合,更是逐渐渗透到其他所有的课程体系中,全方位培养和提升儿童的阅读能力。学校“儿童阅读”课程研究得到了来自多方面的认可:2014年我校在“阅读改变中国”年度评选中获“年度书香校园”荣誉称号,并在大会上进行了交流汇报;校长在推进儿童阅读方面的文章在《中国教育报》发表;学校骨干教师团队多次应邀前往南京、海安、青海、福建、山东、安徽、贵州等地讲学、送课,把儿童阅读的种子播撒到更为广阔的地方。2015年我校“儿童阅读”项目被评为常州市教育改革重点创新项目;同时被确定为金坛区首批学校特色课程,等等。

我们在国家课程标准的框架下,先后尝试开发出主题拓展课程、社团选修课程、活动课程等进行先期尝试。如语文课程:在教材之外,立足于校本化和师本化的实际,增设“诵读”、“整本书阅读”、“群文阅读”等,拓宽了语文课程结构并取得了明显成效;活动课程立足于儿童素养全面发展目标,精心设计“儿童剧节”、 “校园吉尼斯”、“六一狂欢节”等常态化的校级传统活动,将活动课程化实施,最大程度地发挥活动的育人功能;2013年,我们开设了社团与选修课程,实现了所有孩子“走班制”课程选修,在现有资源与条件下,向实现“适应每个儿童的课程”迈出了可喜的一步。学校课程结构不断丰富,并开始呈现出模块化、动态化、具生长性的现代课程特征。我们逐渐生长出自己的“课程树”(如左上图)。

但是,随着课程校本化变革逐渐推进的过程,我们也发现了一些新的问题,渐渐有了新的思考──

反思与变革

第八次课程改革纲要提出了“三级课程”的管理模式,但我们认为,仅仅把“校本课程”作为国家课程和地方课程的补充,以“简单叠加”的方式来建设学校课程是不科学的。理想的状态是:每个学校应该建设自己独有的课程体系,将国家课程、地方课程与校本课程实现打通与整合,形成完整的、有机结合的整体课程。

鉴于此,我们认真回顾了我校“十二五”期间的课程探索之路,仔细梳理了我们课程开发与建构的思路与模式,发现存在如下问题:一是课程设计的思路沿革,原点是从问题出发,而后考虑到现有资源,再走向育人目标的课程设计,而不是从儿童生命成长的需求出发的;二是课程的开发与建设是从某个学科开始的,是“从部分到整体”的思路,这一点与“培养完整的人”这一理念显然是相悖的;三是各课程之间相互割裂,缺乏统整与融合,而且“三级课程”之间未形成有机统一的整体,课程结构之间缺乏内在的逻辑关联。






如儿童阅读课程设计思路的沿革:


 

为改变上述弊端,建立起呼应儿童生命成长需求、切合我校实情、呼应学校理想的、我校独有的全学科课程体系,我们提出“全人教育理念下‘阅读+’课程体系的模块化建构”这一课程体系建设目标。

理念界定

概念一:“全人教育”

教育应当培养怎样的人?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指出:人的全面发展是指“人以一种全面的方式,也就是说,作为一个完整的人,最终占有自己的本质。”马克思所指的“全面发展”,包含人的劳动活动、人的能力、人的社会关系、人的自由个性、人的需要和人类整体的全面发展。马克思所指的“人”是作为“一个完整的人”,是一个身、心、灵和谐发展的全方位意义上的“人”。基于此理念指引下的教育,应当是着眼于“完整的人”的教育,是指向于人的整体性的教育。而产业社会功利化、“麦当劳”化的倾向,已使得现代教育严重偏离了人类教育的本质目标。以1991年《芝加哥宣言》为标志的“整体主义教育”(也称“全人教育”)应运而生。“全人教育”认为:教育的使命就是使作为个体的人成为社会所需要的尽可能完善的人。人是目的,而不是工具。而这一切,在学校教育中,必须依赖全面、科学的课程实施方能得以实现。有着眼于“全人”的完整课程,才会有真正意义上的“全人教育”。盲目追求教育教学的“GDP”,单纯以取得好的应试结果为目标,更甚者以某些少数学科的应试成绩为衡量教育成败的依据,从而有意弱化甚至“牺牲”其他学科课程,是不可能有真正意义上的“人的教育”的,更不可能达成“全人教育”的理想。所以,“全人教育”理念下的课程观,一定是面向所有课程、致力于开发与建设好每一门课程、并且努力达成课程的交融与整合、追求课程“合力”的。

概念二:“阅读+”

“阅读+”的提法是受“互联网+”的启发产生的。“互联网+”的本质是以互联网为标志的信息通讯技术可以无所不在,如大水漫过所有的一切,互联网与一切传统产业的全面结合,不仅可以改造所有的产业和行业,颠覆创新的范式,而且可以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和社会运作模式,当然也包括我们的教育,以及阅读。应社会生存、生活之必须,“阅读力”已经成为现代人基本素养中最重要、最核心的能力之一。在现代乃至未来社会,阅读在几乎所有场景和场所中发生,伴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从传统纸质阅读到现代数字阅读,从PC阅读到手机阅读,从电纸书到平板电脑,从微博到微信,从传统的单一媒介的阅读到跨媒体、跨平台的阅读,可以说无所不在。“互联网+”连接万物,“阅读+”连接学习与生活,是广义的、“大阅读”的概念,不仅指狭义的文字阅读。“阅读+”的意义不仅仅在于把阅读的范围由书本拓展至生活,而且还在于倡导用阅读的方式去观察世界,学习与整个世界发生联系。阅读世界,阅读一切,阅读现在,阅读未来。在学校课程建设中,我们试图参照“互联网+”的思维模式,以“大阅读”的理念与视角审视课程开发与实施的每一个环节,用阅读“漫过”、“浸入”学校所有课程体系,涉及每一门学科、每一个教学环节。

概念三:课程模块化——课程“大蛋糕”

我们尝试引入“模块化”理论展开顶层设计,对学校课程进行统整与建构,将各学科的课程要素“模块化”,旨在更为系统、科学、完善地整合资课程源,用三至五年的时间,建立一套我校所独有的、切合本校办学理念的、适合校情、行之有效的课程系统。

“模块化”是指解决一个复杂问题时自顶向下逐层把系统划分成若干模块的过程。每个模块完成一个特定的子功能,所有的模块按某种方法组装起来,成为一个整体,完成整个系统所要求的功能。 模块具有以下几种基本属性:接口、功能、逻辑、状态,功能、状态与接口反映模块的外部特性,逻辑反映它的内部特性。在系统的结构中,模块是可组合、分解和更换的单元。

我们的课程模块化建设有两大主要目标:一是紧密围绕本校的育人目标,在国家课程标准框架指引下,所有学科课程建立起各自的高度校本化的模块系统,形成各自的课程体系,包括基础模块、拓展模块和延伸模块;二是建立“阅读+”意识,所有课程中包含阅读模块,阅读融入所有课程,并且结合学校的“跨学科单元主题教学”项目,在一个主题单元内,整合各学科课程,以阅读作为各学科间课程模块的重要接口。我们期待通过“课程模块化”建设,精心打造学校课程体系,让学校的整体课程成为一个“营养”全面、“外观”诱人、“口感”鲜美的“课程大蛋糕”。而阅读模块则是这个“大蛋糕”中必备的重要组成部分。

路径规划

路径一:各学科课程模块的校本化建构

我们决心:在国家课程标准的框架下,认真梳理学校现有的课程资源,包括现有教材、学校物质条件、历史文化积淀、人力资源等显性与隐性资源,提供尽可能丰富的课程资源供学生选择,并将我们所擅长的课程内容强化与放大,结合学生发展需求,建设自己的全学科课程体系。课程模块化,是我们选择的实施路径。在原有的课程框架基础上,我们把各科课程划分为“基础模块”、“拓展模块”与“延伸模块”,各占一定比例。其中,基础模块以各学科国标教材为主要内容,约占60%;拓展模块以校本化开发和师本化开发为主要内容,约占20%;延伸模块以社团选修和学生活动为主要内容,约占20%。阅读作为必备模块,进入所有学科课程。

从课程资源入手,部分学科先行,逐步推进,确立各学科课程的基本模块。以语文课程为例,基础模块:国标教材中的精选文章;拓展模块:诵读材料(含《日有所诵》、必背古诗文)+群文阅读+整本书;延伸模块:传统活动(儿童剧节、自主读书沙龙)+社团选修(小记者站、文学社、播音朗诵、小古文、故事屋、书法、课本剧等)。

以体育课程为例,基础模块:国家体质健康标准所要求的内容;拓展模块:篮球文化课程(含篮球操、篮球技能、篮球赛、篮球游戏等);延伸模块:儿童游戏+社团选修(男女篮球、乒乓、足球、棋类、空竹等)+校园吉尼斯(含篮球文化节等)。

路径二:“阅读+”:让阅读联结一切

近几年开展儿童阅读课程的经历使我们强烈感受到:阅读绝对不应该仅仅是语文学科的事。除语言学习外,阅读所具备的文化传承、开启思维、开发想象、培养专注、启迪心智、养育人格、提升信息处理能力等强大功能,还远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现代意义上的阅读,其功能应该被重新定义。由此,我们提出这样的阅读教育目标:为了生命成长的阅读;为了生活的阅读;为了文化传承的阅读。

在“全人教育”理念下推进全学科阅读教学,让阅读跨越学科之间的界限和鸿沟,不仅仅让阅读在语文学科中自由生长,更可以拓展延伸到所有学科,让阅读在不同的学科之间自由往来、自由呼吸。我们认为:持续性、多学科阅读模式的产生,将会大幅提高儿童大脑神经元的连接率,让孩子变得更聪明,并更有效促进儿童素养的全面发展。

不同的学科有不同的阅读侧重,可从不同角度培养儿童的阅读素养。如:语文学科以古今中外适合儿童的优秀文学作品的阅读为主,包括中国传统的诗词歌赋、民间文学等;数学学科中以图表、公式为代表的非连续性文本的阅读,以及数学童话等的阅读;英语学科中浅近的英语绘本、英文诗歌、英文故事等的阅读;科学学科中自然笔记类作品、实验报告等材料的阅读;信息技术学科中科幻作品、网页等的阅读;综合实践学科中各类说明文本、交通标志、各类公示公告等的阅读;音乐学科中的剧本阅读、中国古诗词的吟唱……等等。其中所运用到的阅读技巧、阅读能力各有侧重,我们要分别加以研究,使之更富于针对性与实用性。阅读的载体也不拘泥,书籍、报刊杂志、广播、电视、网络,以及跨媒体、跨平台的阅读等,都可以进入阅读的视野,进入课堂。

路径三:以“主题单元”为接口,建设“主题课程”,实现学科融合

我校原有的“跨学科主题单元教学”研究课题,在课程整合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我们将以此为依托,从中精选部分主题,与我校的活动课程实行整合,建设我校的系列“主题课程”。具体策略为:在某一个时间单元内,围绕同一个主题,在共同制定的目标下,设计并展开各学科的教学活动,各学科模块之间既相互独立,又彼此关联,实现学科的整合与共振,达成教育的合力。如:传统的“清明”主题(系列)课程,依托我校特有的“开心农场”开发的“快乐小农夫”主题(系列)课程,等等。从主题的特点和学生的需求出发,每个主题确定不同的主导学科作为“接口”,围绕主题展开各学科课程的模块设计与教学,同时尽量将阅读作为不可或缺的元素融入其中,充分发挥阅读的功效。

 

在课程评价方面,我们将从“全人教育”理念出发,让每一位学科学科教师参与其中、投入其中,积极对我们全学科的“阅读+”课程模块进行现状分析和深度思考,分析影响和提升学科课程变革的各种因素,从总体目标、学科要素、儿童成长要素和评价方式上进行整体构建,构建适合每一个孩子成长的课程评价体系,努力尝试用不一样的尺子去衡量每一位孩子的成长,形成立体、多元、动态的课程评价体系。

“全人、全阅读、全课程”,我们期待这样的课程,必将带来全学科教师的共同努力和成长期待,让教师和孩子一起走进美好的课程世界,带来每一个孩子个性化成长的幸福体验。

 

 





 
 


Copyright  2013年 金坛教育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伟兵程序设计

金坛教育科研管理平台   管理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