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网络的高中英语移动教与学的研究》

课题负责人:金坛第一中学-田永忠 立项课题 --江苏省级 --省规划办立项课题
立项批号:D/2013/02/467   立项时间:2013-11-08 课题状态:已结题   结题日期:2016-06-12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理论学习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
 

张力:互联网+时代的学习者和师者将会做何改变?

  发表日期:2016年4月6日      作者:金坛第一中学     【编辑录入:田永忠】    阅读: 287




  中国教育在骂声中前行


  今天,我向大家分享的一个观点,就是“互联网+时代的学习者和师者”。为什么挑选这样一个题目?我觉得,在互联网+时代,可能“学生”更多地变成“学习者”,而“老师”将更多地变为“师者”。


  近25年来,世界范围内全民教育(Education for All,简称EFA)运动经历两个阶段,1990-2000年,2001-2015年,两个阶段,从重点扫盲、普及基本教育到发展各级各类教育。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开发总署、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对中国教育发展状况的评价并不低,主要原因是我们改革开放以来人力资源持续开发已释放出很大红利,促进了国民素质提升、经济社会发展,这跟在国内网上对教育的骂声扑面而来很不一样。


  当然,如果网友们能在网上骂教育,至少说明三个问题:第一,你不是文盲了;第二,你会用网了;第三你有自己判断能力,并且不满足于现状。所以,这对中国教育的改进和改革,其实也是一种推动力。我们会在骂声中成长和改进,这就是中国的教育。


  全民教育第三阶段新态势


  全民教育第二阶段后的政策选择,从世纪之交以来多种多样,现在列举出5种,都是不同国际组织在近十多年中不断探讨探索的。从有质量的全民教育(Quality Education for All),全纳的全民教育(Inclusive Education for All),保障全民基本技能(Ensure Basic Skill for All),更强的全民教育(Strong Education for All),一直到全民终身教育(Lifelong Education for All),所需的人财物力完全不一样,发展中国家前面两项做好就很不容易了,但发达国家显然跑得更远。


  当中国深度融入经济全球化进程之中,世界各国的经济竞争、军事竞争,在很大程度上是人才与教育的竞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最近对2030年全球目标和战略选择给出了七项倡议,对全球的全民教育推展寄以厚望,从中可以看到对教育公平、教育质量、教育可持续发展的关注,更为重要的是,教育的有用性。对一个人谋生发展如果完全没有用的教育,并不是现在我们所提倡的教育。从现在起到2030年,全球全民教育的重点,一是力促公平,二是有利于谋生发展,三是提升教师质量,也就是同今天我们谈的师者有关。


  现在,国际组织越来越多地用“终身学习(Lifelong Learning)”来替代、覆盖“终身教育(Lifelong Education)”,就是因为社会有意识的用制度化安排按部就班的教育,是不能符合一个人终身成长的需要。所以,今天搜狐教育年度盛典的主题非常好,就是教育精神的重塑——生长与生活,这恰恰是人类文明史上一项学习功能在不断拓展的体现。今天,我为什么要说学习者,而不是学生?就是学习牵涉我们每一个人。


  终身学习,非常深刻的含义就是广泛包容,对有组织的正规学校学历教育是不排斥的,实际上,很多人对职前的正规教育不满,已经成为常态,杨东平先生出席的WISE(世界教育创新峰会The World Innovation Summit for Education),今年做过一个调查,75%的专家对本国教育不满意,所以,看来并不只是中国人对教育不满意。


  中国将探索学分银行制度


  围绕终身学习,为什么经合发展组织(OECD)认为,“学习者应该是学习过程的核心。对义务教育而言,这是个颇具挑战性的要求”?这是由于义务教育是compulsory education,强制、免费、普惠,着眼于教育基本机会公平,但有点儿像工厂生产线,按部就班地去制造学生。后义务教育就开辟了更宽阔的发展空间。


  当今,教育现代化需要信息化来助一臂之力,可以说,没有教育的信息化和国际化,谈教育现代化,会很吃力。所以,接下来展示的一系列我国宏观政策文本的表述,如推进教育信息化,发展远程教育,扩大优质教育资源覆盖面,充分反映了党和国家对教育信息化的期望,目前国家已经对教育信息化“三通两平台”等作出明确部署,即加快宽带网络校校通、优质资源班班通、网络学习人人通;建设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平台、教育管理公共服务平台,重点就是加强基础设施建设,相当于铺平道路,如果大家觉得方便,自然会去走,就好像我们开车选择最便捷的路径一样。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对“十三五”规划的建议首次提出,“建立个人学习账号和学分累计制度,畅通继续教育、终身学习通道”,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指导意义。其中,个人学习账号和学分累计制度就是“学分银行”,部分发达国家开始试水,欧盟有十几个国家正在跨国学分互认转换(European Credit Transfer System,简称ECTS)。相信今后我国学习成果互认转换制度建设将进入一个新阶段,贯穿一生的学习过程,将成为我们新的常态。


  终身学习环境中的师生都将进化


  互联网+时代,教育-学习升级版将不断推陈出新,许多教与学的环节都面临深刻反思,甚至把原来家长们都非常烦孩子们玩的电脑或网络游戏,是不是能够更多用于学习。最近,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夫妇借喜得女儿之机提出对未来教育趋势的预期:一是个性化、定制化学习;二是突破时空限制;三是学习将成为一种探索;教师将不再是一种全职职业。这些预期对我们的启示是,既然教师不再是全职职业,还会是体制内从业人员吗?


  我感到,现在学生正在分化,已经从全日制学校学生,到半日制的,部分时间制的,业余的,在职的培训,乃至到非常零散、个性化的学习者。我们每个人将都是终身学习者。同样,老师也在分化,正如刚才引导的短片提示的那样,从专业化、职业化的教师到兼职的教师,在互联网+时代利用自媒体发言的人,有些可以成为师者,由此出现更多自由职业者身份的师者。能者为师,将成为互联网+时代一个可以期待的现象。


  当然,我们可能面对的挑战,就是谁来确定学习过程成功与否,这与我们以往的教育体系对显性知识、隐性知识权威的认定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因为在互联网+时代,传统的人类知识结构及其传承创新方式,有点像冰山在融化。


  终身教育是未来教育的发展趋势


  2013年,习近平主席在联合国“教育第一”全球倡议行动一周年纪念活动上发表视频贺词:“努力发展全民教育、终身教育,建设学习型社会,努力让每个孩子享有受教育的机会,努力让13亿人民享有更好更公平的教育,获得发展自身、奉献社会、造福人民的能力。”我理解,第一个努力,是对学习或教育的供给方所提的期望,也就是说,政府、学校、教育培训机构、网络公司、企业、社会各界,都要齐心协力推进全民教育、终身教育、建设学习型社会;而后面两个努力,从每个孩子到13亿人民,这是对学习或教育需求方提出的承诺。


  互联网+时代学习或教育的供需各方将更加紧密联系,我赞成托夫勒(Alvin Tofler)在《财富的革命》引用的生产消费者(prosumer)概念,就是让产品或服务的需求方与供给方互动融合,放在学习上来,就是共同创设贯穿人一生的学习安排。21世纪中国人的教育与学习,应更有质量、更加公平、更为有用、更可持续。


  今天,我们深处人类知识结构剧烈变革的时代,面对海量信息,我们不好说传统的、面对面教与学已经OUT了,不要轻易否定人类文明进化过程中正规学历教育不可完全替代的功能。应该承认,可能在人生某一个阶段,我们需要经过这样的训练,就像青年服兵役,能得到爱国主义、集体主义锻炼,同时体质增强,团队精神增强,都是难得的体验。


  所以,我们把学前教育、九年义务教育、高中阶段教育、职业教育和高等教育,所有指向学历文凭的教育,看成是一系列“必修课”,关键是我们将有更多“选修课”可选。在人生道路上走得顺畅,将取决于把“必修课”与“选修课”之间关系处理好。互联网+时代的学习者和师者,将是一个被持续放大的概念,跟我们原来所当的学生、教过我们的老师会完全不一样,我们期待着这样的新时代尽早到来。


(此文为搜狐教育原创)




 
 


Copyright  2013年 金坛教育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伟兵程序设计

金坛教育科研管理平台   管理登陆